<ruby id="lzbdh"><listing id="lzbdh"><ol id="lzbdh"></ol></listing></ruby><ruby id="lzbdh"></ruby>

    <noframes id="lzbdh"><form id="lzbdh"></form>

    <sub id="lzbdh"></sub><address id="lzbdh"></address>

        <noframes id="lzbdh"><form id="lzbdh"></form>

          國境線上的執勤兵

          作者:張守明 日期:2021/5/27 8:37:00 來源:楚雄日報 點擊:25737 

          今年是我們偉大的共產黨百年華誕。我已有55年黨齡,在慶祝黨的生日之際,振奮不已,就回憶起我的軍旅生涯,曾在祖國南疆的一次戰斗執勤經歷。

          那是1963年秋季,我還是入伍不到兩年的年輕戰士。蔣介石在臺灣叫囂著要反攻大陸,美、蔣敵特就在境外蠢蠢欲動。以馬俊國為首的“大陸工作處”組織訓練了一批小股武裝匪特,企圖竄犯我滄源邊境。邊防線上一度進入了緊急戰備,我所在的滄源邊防部隊奉上級指示布下天羅地網,僅單甲二營就以安也四連、嘎多五連為主,組成了13支戰斗小分隊,從7月初就潛伏在中緬邊境上。所有的偵察網絡和民族工作隊,還有當地基干民兵也都投入了戰備,隨時準備殲滅竄犯的蔣幫殘匪。

          7月中旬,戰斗分隊遠離連隊,置身國境,夜以繼日伏擊。部隊長期埋伏,除了全副武裝,每人一件雨衣,一件大棉衣。白天要隱蔽,不能暴露目標,常常浸泡在雨水里補覺;黑夜進入伏擊位置,一臥八、九個小時,目不轉睛地盯著國境線上的動靜。更不能生火做飯,80天的風餐露宿,十分艱苦。有的戰士腳泡爛了,頭發胡子老長,臉呈蠟黃色。為了保證前線戰友生活,我們連隊不多的留守人員,組成送飯組,每天送兩次飯。有時送煎餅,有時送豬肉燜飯,一天來回四趟,摸黑探路,要走20多公里山路??傁氚堰B隊現有最好吃的菜飯按時送給戰友們。

          部隊長時間伏擊還有個棘手問題,就是通信聯絡常被中斷。那個年代,通信設備很差,只有幾部老式電臺,前沿部隊只用有線電話,執勤分隊只有一部步話機。

          9月15日夜晚,風雨交加。潛伏在前線的我們連的一個小分隊,中斷了與指揮所的通信聯系。在連隊坐鎮指揮的孫作義參謀長知道戰斗班排都派出去了,決定讓他的朱家貴、電臺班長宗奇相和我這個代理文書連夜為前沿分隊送去通訊步話機。電臺班長宗奇相是個年方24歲的上士老兵,他個子不高,身體結實,精明能干,富有邊防戰斗執勤經驗。朱家貴是昆明城市兵,有著漂亮的臉蛋和整潔的儀表,兩道劍眉挑著軍人的英氣。我這個學生兵剛下連時還有些稚氣童顏。因為是高中生,連隊唯一的“寶貝”,平時領導很關心。我們謝排長說,一般情況下不讓我出遠差,生怕營團過早把我“搶走”,有意識分我到班排鍛煉,不久前才從火力班抽來連部。是夜,我們三人被召集起來,接受孫參謀長的命令。他說,按團營的反竄擾作戰部署,我們從7月14日起已經進行了60天的緊急戰備,從9月11日到24日要進入特級戰備,這是殲敵的關鍵時刻。邊防特級戰備的特點,是不準起火煮飯,只能啃干糧喝生水,晝夜不能安眠,要潛伏在森林草叢中,受蚊蟲叮咬,忍饑挨餓,風吹雨淋,還要警惕地隨時作好戰斗準備。我們前線的伏擊分隊已經這樣做了。在這極其艱苦的條件下,需要我們每個同志都要有吃大苦耐大勞的精神和不怕犧牲的革命膽識。首長命令:你們的任務是連夜出發,為前沿一排長帶領的分隊送去步話機,保證通信聯絡暢通,決不許暴露目標!我們異口同聲地回答:堅決完成任務!

          晚上九點整,我們三人全副武裝,從安也向嘎多方向的崇山峻嶺進發。夜漆黑,伸手不見五指,雨蒙蒙,山路崎嶇行進艱難。雖然我們的腳上都穿著堅硬的防滑鞋,但雨水旺季,路徑已被草叢和灌木林遮蓋。加上雨大夜黑,根本找不到路。濕漉漉的山間小路,鋪上了青苔地毯,行走起來一步一個滑。記不清我們摔了多少次跤。對于摔跤,我們都有“絕技”,把槍抱住,寧愿傷了皮肉,也不能損壞“老伙伴”。我們憑著熱帶叢林地夜行軍的本領,爬上一個山丘,登上一座雄峰,穿過一片老林,又下到一個深谷。深谷里盡是膝蓋深的爛泥,我們舉步維艱。加之夜行軍的過度疲乏,我們眼神弱了,前行方向模糊了。在這個爛泥溝里找不著路,焦急地徘徊了兩三個小時。但我們知道,這里就是緊靠國境的險要地段,向西南走幾百米就是境外。小朱和我都爭著幫班長背步話機,宗班長風趣地婉言謝絕。為了緩解疲勞,迎接戰斗,班長叫我們背靠背地歇息一會兒。這時,面對嶙峋山谷、疾風勁雨,我在這黑暗中真的有些害怕。三年前,我們連執勤的三個戰友,就是在與敵人遭遇中,由于敵我力量懸殊,老班長李文彩犧牲了,兩個新戰士迷路在原始森林中,兩天后才找回連隊……靠在我背后的宗班長動了動背,我敏感地想到也許他覺察到了我的心態,趕緊把心緒收回。一時間仿佛參謀長的話又回響在耳旁,仿佛看到前沿伏擊的戰友們用盼望的眼神期待著我們,和祖國人民也在注視著我們。一股戍邊衛士的自豪感溢滿心田,一種崇高的責任感和榮譽感使我們的意志更加堅強。

          我們歇息一會兒,認準了前進方向,再從草從中探到了小路,繼續翻山越嶺,往指定的方位前進。我們時而低姿匍匐,時而挺身躍進,緊趕慢趕,到了小分隊設伏點的對面山頭,東方露出了亮光。天已經大亮了,如果再這樣走動,就將暴露整個部隊伏擊的意圖,怎么辦?宗班長決定原地埋伏。他關切地要小朱我們倆臥地休息,由他監視周圍的動靜。我們一身汗水一身泥,此時,凌晨的低溫寒氣侵人,但內心的緊張使我們早把這些忘記了。好一會兒,雨過天晴,旭日東升,陽光燦爛。

          中午時分,烈日當頭,秋蟬聒噪,叫得煩人,我們伏臥在地上,被熱氣蒸得難受。螞蟻、螞蝗和蚊蟲特別活躍,把我們叮咬得疼痛難忍。伏擊的戰場紀律約束著我們,前線戰友們的英雄形象也鼓舞著我們。肚子餓了,可是我們每人只帶了兩個饅頭,還得分作兩次吃,一個干饅頭下肚哪能充饑?饑餓在考驗著我們,下午六點多鐘“晚餐”,30多度的熱帶高溫潮濕使僅有的一個饅頭長滿了霉菌。我們在衣服上擦去饅頭上的霉灰,啃一口霉饅頭,咽一口冷開水。

          夕陽西下,將近黃昏,我們振作了精神,等到夜幕降臨時,就快速地到達了連隊戰斗分隊的伏擊位置。帶領戰斗分隊的謝大賢排長和戰友們從“隱身”的草叢中鉆出來,和我們緊緊握手擁抱,有的高興得把我們圍起來問長問短。有個平時和我要好的老兵把我抱住,還用滿臉的長胡須來扎我的臉。謝排長表揚我們來得及時,為他們送來了“順風耳”。戰友們熱情地把他們不多的發了霉的炒面送給我們吃。謝排長對我們關懷備至,知道我們一天一夜沒有休息,親自把雨衣鋪好,強迫我們好好休息。我們只休息了一個時辰,就動身連夜返回連隊。

          就在我們離開伏擊分隊的那天晚上,終于有了敵情,李福興帶領的另一個伏擊分隊打響了戰斗,我軍全殲了來犯之敵。事后,伏擊分隊的同志們向我們講了戰斗的情況。

          這天夜里,沒有“咕呱咕呱”的蛙叫,也沒有“吱吱”的蟲鳴,只有淅浙瀝瀝的細雨落在尖茅草上的聲音。異常的平靜倒使氣氛緊張起來。遠山近路,路旁的樹,都像被扣在一個大行軍鍋里,黑森森迷朦朦。

          隊長李福興抬頭看看天,估計離天亮還有一兩個小時,他又一次借著偶爾劃過的閃電對照了一下方位物,認定布下的“口袋”沒錯。此時十三顆焦急的心都同時合著一個節拍,堅決消滅竄犯的殘匪!

          可是,伏擊戰場上的情況千變萬化,天快亮了,還沒有動靜,李隊長靈機一動,留下幾人監視敵人,他自己帶上五人尋機殲敵。隨著一條由境外通進來的路,李福興用手摸了摸濕漉漉的草,咦!有的草倒了,再一摸,草莖上粘糊糊的,手指一捏是泥。有人走過!李隊長果斷認為有敵情,就向指揮所報告。孫參謀長神態嚴肅,他通過對講機向前沿下達命令:“不可錯失戰機,一定要全殲殘匪!”

          這時候的李福興,似一股火焰沖天而起。年輕的隊長想得很周到:這是一場真槍實彈的搏斗,稍一疏忽敵人就會漏網,給邊疆人民留下后患。不!敵人一個也別想漏掉。

          李福興很快下達了行動命令:兩個戰士留下堵路口,三個戰士到下邊堵阱口,敵人退路被截斷了。李隊長獨自順路摸過去,發現站著一個像半截燒焦的樹樁,他義憤填膺,怒火直冒。爬過去!離近些,抓活的!爬,十米,五米……就在這時,弄出了一響聲,五六個敵人的槍口已對準了李福興,只要一秒鐘,敵人的槍就響了。

          先下手為強“,噠噠噠”,李福興搶先開了槍。槍聲就是命令,伏擊位置的戰士疾速沖了過來,一陣猛烈槍聲劃破了寧靜的長空,一條條憤怒的火舌吐向敵群“。一組往下壓,三組往左,二組跟我沖!”李隊長邊喊邊撲上去。一個新戰士一把按住了一個挎沖鋒槍的敵人,用手一提,用力過猛這家伙死了“。繳槍不殺!”我邊防戰士喊聲如雷,敵人摸不清到底沖上來多少人,一個個抱頭滾進了深阱。李隊長帶領戰士,循著草響聲撲下去,敵人的逃路早已堵住,敵人企圖返回奪路而逃“。嗖嗖”的子彈擦著頭皮飛過,我伏擊戰士稍彎腰,又幾個點射,敵人啞巴了。李隊長剛蹬上土坎,聽到身邊“唰”的響了一下,急忙調轉槍口指著“繳槍不殺!”這股殘匪的上尉中隊長戰戰兢兢地從草里爬出來。當地民兵聽見槍聲趕來,參加了搜剿,戰斗很快結束了。我伏擊分隊活捉了殘匪正副中隊長和其余九人,擊斃二人,全殲了這股遠程奔襲入竄的美蔣匪特。我方無一人傷亡。

          祖國邊防線——阿佤山上又一個勝利黎明降臨,濃霧消散了,萬道金光染紅了一座座峰巒,染紅了執勤兵的刺刀,映紅了執勤兵的臉。我們送過步話機的三個兵,迎著凱旋歸來的戰友們,也欣慰地笑了。(作者系州人大常委會機關退休干部)

           

           

           

           

          共0條評論

          已關閉
          岳帮我囗交吞精,欧美特黄A片在线播放,国产色青青综合视频在线观看
          <ruby id="lzbdh"><listing id="lzbdh"><ol id="lzbdh"></ol></listing></ruby><ruby id="lzbdh"></ruby>

            <noframes id="lzbdh"><form id="lzbdh"></form>

            <sub id="lzbdh"></sub><address id="lzbdh"></address>

                <noframes id="lzbdh"><form id="lzbdh"></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