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lzbdh"><listing id="lzbdh"><ol id="lzbdh"></ol></listing></ruby><ruby id="lzbdh"></ruby>

    <noframes id="lzbdh"><form id="lzbdh"></form>

    <sub id="lzbdh"></sub><address id="lzbdh"></address>

        <noframes id="lzbdh"><form id="lzbdh"></form>

          指尖世界 繡里情思

          作者:楊海虹 日期:2022/4/12 16:53:00 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5312 

          我似乎從小就對刺繡情有獨衷,刺繡對于我來說就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刺繡的女子在我的心里也是聰慧、靈動的。

          最初接觸刺繡,還是在我很小的時候,那時大部份時間在外婆家生活。那是全縣有名的繡花村,全村的女子都在繡花。喜歡獨處的,一個人在家繡,喜歡熱鬧的,隨便走到哪一家,幾個人一起繡。舅媽姨媽們一群,表姐表妹們一堆,嘴里閑聊著,手里卻不停息。也相互交換一下絲線,或聚在一起比對一下所繡的圖案配色、針法。五彩的絲線堆在身旁的竹筐里,手起線出,不用一會兒,一片葉子或花瓣就出現在繡布上,慢慢地連成一片,就是有綠葉相守的一大朵五彩美麗的花,間或還有一只雞或幾只蝴蝶,或許也會有彩鳳穿于花間。“日暮堂前花蕊嬌,爭拈小筆上床描。繡成安向春園里,引得黃鶯下柳條。”描寫的可能就是這樣的景象吧。

          在我的記憶里,外婆家村子里的女子們主要是在做裹背心。裹背是一種背小孩的工具,面上繡滿花,很漂亮。繡完的繡件是可以拿到城里去賣的,賣得的錢一部分拿去買布買線,另一部分就可以自己支配了。裹背的制作程序很多,先得裱,然后鑲邊,最后是鋪里層,訂上帶子,才做成能背孩子的裹背。裹背心一般用紅布做面料,也有用黑色的。村里的女子們用蠶繭抽出絲,制成線,再染上色,在裹背心的布面上繡上五彩的花,配上小鳥、蝴蝶之類的小動物,色彩鮮艷、亮麗。在我眼里,這里刺繡的人和她們的繡品是一個生機勃勃、春意盎然的世界。

          后來我又發現,外婆繡的東西和別人不一樣,她不用那些五彩的線,就用黑線和白線,在白布上用黑線,在黑布上用白線。而且外婆不像別人那樣先在繡面上畫出花樣,在那空布上繡什么圖,一針一線出自心中。猶如一位將軍,將怎么出,兵如何走,落針之前,心中早有定數。繡完的作品或藤蔓相纏,或云氣繚繞,或宮燈相連。她繡的不是裹背心,是腰帶、飄帶或者裹背帶、裹背邊。她繡得很慢,在田間家務勞動之余,稍有間隙,從圍布里拿出就可以上手,不用繡架,不用針線縷。拿到街上,賣的錢好像要更多一些。

          母親是繡花村里出來的,自然也會繡,但繡的時間不多,不能像外婆家村子里的女子們一樣天天繡。只在偶爾有空閑的時候才做下來繡一些很實用的東西。在我幼年的記憶中,母親用五彩碎布做成香袋、茄子、辣椒、西紅柿等模樣,中間填入艾草、菖蒲,一串串,用紅線系了讓我們掛在脖子上,系在手上、腳上,用以避瘟驅毒、防疫祛病。至今眼前還時時浮現出母親在燈下為我們做這些小玩意的情景。小時不懂事,只把它當作了玩物,如今才知母親那份五色線、長命縷的祝愿。在那些物質短缺的日子里,母親用她對我們的愛,讓我們的生活充滿了儀式感,使我的童年更為豐富多彩。 長大一些后,母親為我們繡花鞋子,為親戚家的小孩子繡衣飾,圍裙、圍兜、帽子等等。那又是另外一種繡法,跟外婆一樣,只用黑白線,母親說是“鏤花”,我不知道是哪一個字?,F在我想外婆繡的應該是十字繡,母親用的主要是短針和圓針。

          工作后,我發現家鄉還有一種與外婆家村子相對不同的另外一種刺繡--彝族刺繡。這是一種有著濃郁民族色彩的繡品,以虎、火焰、云朵、馬櫻花為主要圖案,以紅、黑為主要色調。彝族尚黑、崇虎、敬火,繡品上的圖案,展示的就是彝族的文化。四方八虎圖、創世神話故事圖等等,人物、場景在濃烈的色彩中,展現著彝族虎圖騰和與火生死相依的獨特文化。彝族女子用智慧和辛勞,把火焰紋、火石紋、火鐮紋以鑲滾、鎖繡等手法運用在各種繡品中,連接著人們的記憶,把彝族的文化世代悉心相傳。

          源于內心的刺繡情節,讓我在工作與生活中更多地關注了刺繡。那些坐在檐下穿針引線的女子,一次又一次地聚焦了我的目光。每走到一個彝族村子里,都要問問村里女子們刺繡的情況,總感覺繡花的人,無論身處什么樣的環境,內心都是強大的。好多年前到一個小山村去做調查,對著村子里的女人們,我問:“會繡花嗎?”她們回答我說不會。我再問:“想學嗎?”她們再答:“沒功夫學。”之所以問她們,是因為看到她們的勞形苦心的面容,在她們的眼神里,我看不到她們對于生活的期望與向往,只有勞累留下的疲倦。她們當中的一個,因為是調查對象,我問她:“今年幾歲了?”她沉默了一會,告訴我,不記得了,戶口冊上會有。我再問她:“大孩子幾歲了?”她仍然沉默了一會,告訴我說她不記得,讓我問問村上的干部。我想通過她結婚的時間來推算她孩子的年齡,于是再問她哪一年結婚的,她不答,沖我微笑了一下,是那種非常無奈的笑容。我沒有再問,我想她可能真的記不得了?;氐酱逦瘯?,我翻開戶口簿找到她的名字,她年齡并不大,才三十六歲,但孩子卻已經十八歲。在那個小山村,每天簡單重復的體力勞作,侵蝕了女子們的智慧,吞并了她們的內心世界,留下的只有那蒼老臉龐上空洞的眼神。時隔多年,每每行至山村,總要看看那些女子們的眼神,問問她們是否刺繡。我總認為,如果繡花,就會有色彩的感受,就會有美的追求,就會有生活的希望。刺繡是女子心靈的漣漪,如同詩人在詩行間的抒情,一針一線盡是溫柔傾訴。

          “花隨玉指添春色,鳥逐金針長羽毛”,這就是指尖的世界。女子們的情懷卻在針線的穿梭中、在各種色彩的組合中、在各種圖案的連接中層層激蕩開去。都說寫作的人內心是強大的,因為在寫作的世界里,要不停地解決問題。一個詞、一個句子的運用都是一個一個的問題,寫作的人要想方設法讓這些詞、這些句子出現在它該在的地方,這樣才能形成了一篇好的文章,讓人讀了感同身受。而我認為,刺繡的女子內心也是強大的,且不說那些各有寓意的圖案,單說這一針一線。針怎么落,線怎么起,如同作家筆下的文字,怎么排才富有感情,怎樣列才能顯示出力量,也是絲毫不能有差池的,要不然就少了靈性,成了敗筆。在指尖的世界里,女子們不言愁恨,不言憔悴 ,只用條條絲線,展現內心芳華。

          再次回到繡花村,舅媽把曾經用過的那些繡有圖案的舊物拿出來,讓我細細欣賞。長短針刺繡的裹背、睜著大眼睛咧著嘴笑意盈盈的小虎帽、繡著石榴的小圍裙、繡著百枷鎖的小圍兜,以及剪絨的帳簾、藤蔓枝葉相互纏繞的圍腰飄帶……這些繡品上的每一個圖案,都呈現著刺繡的女子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宮燈、雄雞、桃、石榴、百枷鎖各有寓意。宮燈象征太平盛世,雄雞預示一天的開始,象征新的希望,桃是健康長壽的意思,石榴是多子多福的祝愿,百枷鎖有避邪、保護孩子健康之意。還有長輩送給孩子的虎頭鞋、虎頭帽,是希望孩子虎虎生威、強壯、健康。刺繡的女子把自己的智慧集聚到指尖,用絲線展現在繡品上。她們把思想的純度融進一針一線,指尖出來的每一個圖案都是她們靈魂深處綻放的花。(作者系姚安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共0條評論

          已關閉
          岳帮我囗交吞精,欧美特黄A片在线播放,国产色青青综合视频在线观看
          <ruby id="lzbdh"><listing id="lzbdh"><ol id="lzbdh"></ol></listing></ruby><ruby id="lzbdh"></ruby>

            <noframes id="lzbdh"><form id="lzbdh"></form>

            <sub id="lzbdh"></sub><address id="lzbdh"></address>

                <noframes id="lzbdh"><form id="lzbdh"></form>